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新冠病情重不重,和谷胱甘肽的内源性缺乏有关

2020-06-30 11:18来源:环球健康网责编:项城香www.huanqiuhealth.com

  NMN+谷胱甘肽,联手对抗新冠肺炎?

  ——谷胱甘肽被列入可用于新冠肺炎药物推荐名单!

  全球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各国科学家们都在努力研发可对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此前,一则哈佛博士用NMN治愈新冠重症,一夜好转,10天转阴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NMN可迅速提高免疫力在美国也获得了认可。

  最近,另一则消息再次让人们看到了希望,俄罗斯最新发现:谷胱甘肽的内源性缺乏,是新冠病毒患者病情严重和死亡的最可能原因。

  这项研究由库尔斯克州立医科大学生物与医学遗传学系教授AlexeyVPolonikov博士领导,研究表明,缺乏内源性谷胱甘肽,特别是在老年人中,可能是导致新冠病人从轻度感染发展到重度感染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实早在年初,谷胱甘肽就被列入到可用于新冠肺炎药物的推荐名单中。今年1月27日,由结构药理学与药物化学实验室官方发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药学院李华教授、沈阳药科大学无涯学院陈丽霞教授、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李行舟研究员等组成联合攻关小组,系统性分析了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基因编码的蛋白作为主要或潜在的药物治疗靶点,并通过计算机虚拟筛选方法发现了一系列具有抗病毒、抗菌和抗炎作用的临床药物和天然产物对不同的靶蛋白表现出很高的亲和力,为新型冠病毒感染性疾病(COVID-19)的治疗提供了新的可能。

  利用生物信息学和结构基因组学的方法,研究团队系统性分析了SARS-CoV-2所有基因编码的蛋白质,并且将基因序列与SARS-CoV和MARS-CoV等冠状病毒进行了比对,通过同源建模的方法构建了19个SARS-CoV-2蛋白和1个人类宿主的蛋白的同源结构,基本涵盖了对于冠状病毒RNA复制、翻译、结构组成、以及入侵宿主细胞以及干扰宿主固有免疫等至关重要的所有蛋白靶点,对于进一步发现特异性靶向SARS-CoV-2的抑制剂提供了理论基础。与此同时,研究团队对19个SARS-CoV-2蛋白和两个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直接相关的人类蛋白靶点进行了虚拟筛选,从FDA批准的ZINC药物数据库、自己实验室建立的中药和天然产物数据库中筛选得到了一系列与靶点高亲和力的化合物,从而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从化合物数据库中发现与抗病毒靶点之间可能存在相互作用的小分子化合物,为新药的研发节省了大量时间和资金,因此运用此方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发现潜在的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其中谷胱甘肽被筛选为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潜在药物(见图中18项)。

  (图片来源:结构药理学与药物化学实验室)

  谷胱甘肽到底是何物?它又是如何对抗新冠肺炎的?

  谷胱甘肽的强抗病毒特性

  谷胱甘肽是一种由谷氨酸、半胱氨酸、甘氨酸组成的三肽,主要参与细胞内氨基酸转运、糖代谢和DNA合成调节,在拮抗外源性毒物、氧自由基损伤、调节机体免疫功能、维持细胞蛋白质结构和功能、抑制细胞凋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内源性谷胱甘肽的缺陷可能会使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患者的氧化还原内稳态转变为氧化应激,从而加剧了肺部和呼吸道的炎症,可能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多器官衰竭和死亡。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当谷胱甘肽水平正常时,其可通过自身的抗氧化机制来保护宿主免疫细胞,让免疫系统细胞处于最佳状态,更高效的对抗外来病菌。并且在病毒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抑制各种病毒的复制,从而降低了病毒载量,或可阻止炎性细胞向肺部的大量释放(“细胞因子风暴”)。

  另一项研究则将对照组的4名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患者收集血液样本,抽血后立即测量血浆总ROS和GSH水平。观察结果表明,与轻症患者相比,中重度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患者的谷胱甘肽水平较低,ROS水平较高,ROS/GSH比值更高。研究者认为,这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不能在细胞谷胱甘肽水平较高的情况下主动复制,且较轻的临床症状则表明病毒载量较低。这使得谷胱甘肽成为用于治疗各种病毒感染极具前景的潜在药物。

  因此,研究指出,口服N-乙酰半胱氨酸可作为抵抗病毒感染的预防措施,重症患者静脉注射谷胱甘肽前体或还原型谷胱甘肽(还原型谷胱甘肽的生物利用度高)可能是抵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选择。

  NMN+谷胱甘肽,联手对抗新冠肺炎

  经过各种数据综评,如今NMN与谷胱甘肽被科学家与广大民众寄予厚望,这两种物质在对抗新冠肺炎的实验中都取得了佳绩,是否能够强强联手,共同对抗新冠病毒呢?这个问题并非没有科学家研究过。

  研究发现,谷胱甘肽的强抗病毒特性依赖于NADPH,而NADPH的体内合成是源于NAD+/NADH。(NADH体内通过磷酸化路径合成NADPH)。因此,通过补充NMN,不仅可以提升体内NAD+的含量,还可促进NADPH的合成,从而进一步提升体内GSH的抗氧化效果,两者同时补充起到1+1>2的效果!

  此外,由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PFL)教授组建的国际抗衰科研团队,在谷胱甘肽与NMN科的基础上加入了第三种成分石榴籽提取物。

  科学家们经过长达近十年严谨的研究与临床实验,发现结合了NMN、谷胱甘肽以及石榴籽提取物的“协能基配方”延缓细胞衰老的效果比单纯补充NMN提升了32.6%!

  NMN与谷胱甘肽我们已经详细介绍过它们对抗新冠肺炎的能力,那么石榴籽提取物又具有什么作用呢?

  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研究团队于2019年6月14日,在《Nature Metabolism》上发表了石榴籽提取物的相关信息:

  图片来源于网络

  石榴籽提取物所含的生物分子代谢产物尿石素A(UrolithinA),在老年动物和临床前衰老模型中被证明可以刺激线粒体自噬和改善肌肉健康,且摄入该化合物对人体健康没有任何风险。

  石榴籽提取物、谷胱甘肽与NMN单拿出来效果已经令人震惊,三者结合更是相辅相成,带来更有利的抗病毒,抗衰作用。现市场上以“协能基配方”为原则,研发出的产品唯有来自瑞士的RTYOUTH NMN,据了解,该产品于今年4月份正式进驻中国,感兴趣的朋友可上网查阅相关的资料。

  最后,在科学家们共同努力下,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就会获得能够对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全面战胜疫情!



本文标题:新冠病情重不重,和谷胱甘肽的内源性缺乏有关
本文链接:https://www.huanqiuhealth.com/a/healthnews/2020-06/12013787.html

分享网址到:

相关文章

返回环球健康网首页

图片阅读

更多图文资讯请进入首页阅读

©环球健康网版权所有,本站内容如涉版权问题请发邮件到gaojianhezuo@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