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邦:从公立医院走进北京艾玛整形医院

2018-05-24 16:58 环球健康网 环球健康网 分享
参与

  2012年,我离开了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原八大处整形),并不再担任国贸部及平安部美容外科主任一职。古人云:四十不惑。四十岁,我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并且开始勇敢做出改变。

  1.挑战未来,我的选择我做主

  公立医院对医生来说是铁饭碗,放弃掉,是一个非常冒险的选择。尤其我放弃的还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的三甲医院——八大处。精英医生的圈子、熟悉的环境,要说没有不舍,那是假的。领导对我的离开表示惋惜和不解,并多次诚挚挽留。甚至连我的家人也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放弃“大好前程”。

  我的前半生都在公立医院里,这是我成长路上的一笔财富,也是一种枷锁。种种限制和刻板的体系,把很多整形医生卡在瓶颈里,医美界该破冰了!

  在即将离开八大处的消息传出之后,我受到了医美界的关注。有好几家知名大型医美机构热情地向我抛出了橄榄枝。这些机构给的福利待遇一家比一家诱人,想把我提前挖走。一些机构的领导甚至直接出面三顾茅庐,我仿佛从清冷的苦行僧变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但是从限制诸多的公立医院跳到利益最大化的大型医美机构,只是从一个体系跳到另一个体系,医生在体系里,只是工具。这样的话,整形医生又如何实现真正的自我价值呢?

  风险和机会是硬币的正反面。虽然当时的整形市场依然存在诸多问题,但是我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各个精英的交流,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见:中国的整形市场接下来会不断扩大,即使离开公立医院和大型机构的庇护,好的整形医生依然会在整形行业这一广阔天地大有所为。综合考虑了自身条件和真实需求,我决定选择一家能给我最大自由度、发挥我所长的机构,于是我加盟了艾玛。

  2.我是新学院派医生:安全和美丽两手抓

  相比当时在公立医院的其它整形医生,我非常注重美学。对很多普通人来说,一次整形关乎一生,微整整出八分美、十分美、和十二分美,在医学上没有严格的高下之分,在美学上却大有不同。很多普通人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形体缺陷,无非是希望五官更美,神态更年轻,身材更好。艾玛在这方面给了我足够的空间,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学习经费、和精力,去研究如何让普通人变得更美一点。

  前半生的求学经历和多年的三甲医院工作经历,让我在职业和技术上受益匪浅。此后,我也一直秉承着学院派的理念,把整形中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并且重视技术上的钻研和创新。此外,我也希望把精力放在让普通人变美,和为整形失败人群做修复上,而非旧学院派的过分专注疑难杂症。

  3.深入面诊,找到形貌突破点,让顾客更美

  很多人不相信专业整形医生的建议,反而听信各种片面的整形信息。比如我遇到的一些顾客,明明面部较平,却非要割欧式大平行,有的人明明适合小翘鼻,却非要做希腊鼻。还有的人试图无视自身骨骼结构和医学安全标准,强烈要求医生按照自己的意愿整形。这样的人即使在其它机构达成了自己的愿望,恐怕也只是越变越丑。你想要的和你适合的始终隔着一条自身基础的分割线,这个过程需要求美者和医生不断沟通,然后进行合理的设计,找到真正的形貌突破点。

  在私立医院,有较大的容许度和时间许可,和顾客进行多次一对一的深入交流。说到底,改变外表的一些小缺陷不是治病,我把它当成一种艺术塑造。艺术是需要精雕细琢的,五官的每毫米,都敷衍不得。

  4.做最好的自己,很幸运

  当年我走出体制、放弃铁饭碗,这个决定,在当时的人看来是想不开,但是六年过去了,我见证了医疗界的缓慢转型,当年的预见也得到了一步一步的验证。放弃当年的职业前景,我换来了钻研“偏门”的自由——让整形在医学的基础上再充满艺术性,同时,我依然可以做最擅长的整容修复。医美路上不忘初心,这对我,对我的顾客,都是一种幸运。

责编:李鑫磊